欢迎访问美文集

喷人(喷人语录)

发布:美文集 2023-03-30 14:53:27 阅读次数

刘岱王忠战刘备不过,曹操决定亲征,孔融念及刘备的恩惠,向曹操进谏:“不如先招安张绣、刘表,然后再图徐州。”曹操从之,派使者先招降张绣,张绣投降。张绣既降,荆州门户洞开,曹操又使张绣招降刘表,贾诩献策:“刘表好接纳名流,不如派个有名望的人去。”曹操一想,若论名望,孔融最大,不如派他前往。

 

孔融名望固然很大,但他想趁机举荐一位好友入仕,于是夸口:“我有一位朋友,其才十倍于我,正可出使荆州,我极力推荐。”于是《三国演义》中最大的喷子——祢衡,即将上线。

在孔融眼中,祢衡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。在《荐祢衡表》中,孔融写道:“(祢衡)年二十四,淑质贞亮,英才卓跞”,这是青年才俊;“目所一见,辄诵之口,耳所暂闻,不忘于心”,这是过目不忘;“鸷鸟累百,不如一鹗”,这是鹤立鸡群。孔融将祢衡上上下下夸了一遍,最后总结:“若衡等辈,不可多得”,并以人身担保:“如无可观采,臣等受面欺之罪”。

献帝看完孔融的荐表之后交付曹操,曹操也觉好奇,孔融已够傲气的了,能让孔融如此夸赞的人会是什么样呢?曹操想要见识见识,于是召祢衡觐见。召见祢衡,可能是曹操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之一,因为接下来他将要见识到一位满级职业喷子的能量。

 

祢衡走进大堂,曹操没有赐座,祢衡叹说:“天地虽大,怎么没有一个人呢?”曹操答:“我手下数十人,都是当世英雄,怎么说没人呢?”祢衡问:“都有谁?”曹操一一数来:“荀彧、荀攸、郭嘉、程昱,机深智远,虽萧何、陈平不及也”,这是文臣;“张辽、许褚、李典、乐进,勇不可当,虽岑彭、马武不及也”,这是武将;“吕虔、满宠为从事,于禁、徐晃为先锋;夏侯惇天下奇才,曹子孝世间福将”,这是幕僚和臂膀;最后总结一句:“这都是当世的豪杰,怎么说没人呢?”

曹操把自己的心腹干将细数一遍,祢衡却哈哈大笑,开始喷了:“你说的这些人我都知道:荀彧只能慰问吊丧,荀攸可使看坟守墓,程昱只能看看大门,郭嘉不过会念念文章,张辽可使击鼓鸣金,许褚只能牧牛放羊,乐进可使宣读告示,李典只配传递文章,吕虔可使磨刀铸剑,满宠只会喝酒吃粮,徐晃只会屠猪杀狗,于禁可使负版筑墙”,喷完这些尚不过瘾,祢衡还对夏侯惇进行了人身攻击,“夏侯惇称为完体将军,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,其余皆是衣架饭囊!”

 

当时张辽在侧,听祢衡辱骂众人,忍耐不住,想要拔剑将其斩杀,曹操止住。曹操问祢衡:“你有什么本事?”答:“天文地理,无一不通;三教九流,无所不晓。”曹操说:“吾正少一鼓吏,可令祢衡充此职。”祢衡应声而去。

孔融荐祢衡本欲其出使荆州,曹操却用作“鼓吏”,显然是想要侮辱祢衡:你不是看不起众人吗?众人皆在高位,唯独不可一世的你,是最小的吏!但曹操显然低估了祢衡,作为职业喷子,从来只有我喷人,从未见过人喷我。

第二天,曹操令祢衡击鼓。祢衡穿旧衣而来,左右喝令换衣,祢衡就大堂之上,当着众人的面更衣,众皆掩面,曹操大怒:“庙堂之上,何太无礼?”祢衡反驳:“吾露父母之形,以显清白之体,何为无礼?”曹操问:“你清白,谁污浊?”答:“最污浊的人就是你!你不识贤愚,是眼浊;不读诗书,是口浊;不纳忠言,是耳浊;不通古今,是身浊;不容诸侯,是腹浊;常怀篡逆,是心浊!我是天下的名士,你竟然用为鼓吏,你就是这么对待名士的吗?”

 

曹操一时之间竟被怼的说不出话来,孔融怕曹操杀了祢衡,赶紧起来说:“祢衡胡言乱语,明公不要当真”。曹操不理会孔融,只对祢衡说:“令你去荆州,如能说服刘表来降,拜你为公卿。”祢衡不愿去,曹操使两人一左一右挟持着祢衡,将其送到了荆州。

祢衡到了刘表的地盘,他发现刘表虽然喜纳名流,但实际上是叶公好龙之辈,于是又将枪头对准了刘表,刘表忍耐不住,复将其遣送到江夏黄祖处。有人问刘表为何不杀之,刘表答:“祢衡狂喷曹操,曹操没有杀他,却令他出使我处,不过是想借刀杀人,使我受害贤之名。我把他遣去见黄祖,好让曹操知道我也不傻。”

 

黄祖是位武将,他可不管你什么名士不名士,祢衡在他那儿很快就领了盒饭。消息传到荆州,刘表连叹“可惜可惜”;消息传到许都,曹操笑了,说:“他仗着口中舌剑,反把自己杀了啊!”

祢衡这么狂,他有看得起人吗?还真有两个,一个是孔融,被其称为“大儿”,一个是杨修,被其称为“小儿”,而孔融和杨修,后来也不得其死,为曹操所杀。